征服/郭利平

在多年强烈盼望婚姻的同时,我准备着接受一个不可能让我完全满意的丈夫,准备着遭遇磨合的不快。这既是基于我对周围弟兄的认识,也是基于我对自己的认识。

编者按:

郭利平姊妹的文章7月17日发至《@守望》的投稿信箱shwchurch3+ej@gmail.com,但是由于编辑部的疏忽没有及时查看邮箱,导致此文没能刊登在上期(主题是“关注单身姊妹”),我们向利萍姊妹道歉。8月24日她将和赵弟兄举行婚礼盟约,步入婚姻殿堂,在此,编辑部对他们表示衷心的祝福,希望他们透过婚姻彼此造就、生命更新,成为更多人的祝福。

婚姻像一面镜子,透过它,我看到的是一个超乎想象的上帝。

在多年强烈盼望婚姻的同时,我准备着接受一个不可能让我完全满意的丈夫,准备着遭遇磨合的不快。这既是基于我对周围弟兄的认识,也是基于我对自己的认识。一方面,我对周围的弟兄的整体评价不高。在我眼里,不乏在专业上优秀的弟兄,但综合品质(包括幽默感等)良好的则几乎没有;另一方面,我认真有余而宽容不足,很难用爱遮掩别人的过错,因此一旦走近,不发生争论是比较难的。但上帝竟然借着婚姻打破了我的小信和偏见。

我先是遇到了一个心仪的人,尽管也有偶尔的不满意,但已是白璧微瑕,那是我见过的人中最接近我理想标准的人。在欣喜的同时,我对上帝产生一种非常真切的信服感。感叹祂在离我不远的地方,造了这样一个让我满意的人。同时也就相信,即使不是这个人,上帝也一定能造另一个人征服我。因此当最后得知弟兄并没有什么想法的时候,我虽然很难过,却没有失望,仍然决意把婚事交给上帝。

在我做出决定的第二天,一个不知情的姊妹向我介绍了另一位弟兄,而这个人不久便成了我的丈夫。

我不知道丈夫按照我原来的理想能得多少分,因为认识他以后,他就成了我的标准。至此我知道,自己幻想的标准总是有局限的,即使真有那样一个人,我们不一定能很好地生活,而上帝将赐予我的,才是最适合我的那一个。

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们本来就般配,还是上帝拉着我们的手走到一起的时候,在各自的身上做了什么,使我们如此适合对方。故事并不全是童话般的色彩。初次见面时,我并没有认出我的白马王子,如果硬要比喻的话,我倒更觉得他像个马夫。不过,这二者的差别只在外表上。在内心里,我并不介意未来的丈夫到底是王子还是马夫。而且就我的经验,我相信品格会进入对一个人的审美评价里,而这在有限的接触里是认识不到的。

但相处将近一个月的时候,我心里就确定了。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没有激动,没有仰慕,没有心仪,而只是感觉心里很踏实。找不到爱的理由,却已经平静地爱了。那个月初,我去了他父母的家。不熟悉,却也不觉得陌生。跳出来想想,我也觉得进展太快了,但心里却竟然没有紧张和不安。接着就是春节的假期,他去了我父母的家。接着,就是一起回京,我带上了户口本。

3月,我们成了法律上的夫妻。此后的发展更为顺利。越是接触,我就越喜欢他,并且不是按着我既定的嗜好,而是按着他的样子。可以说,他扩展了我对美好事物的感受能力。即使从一般意义上看不是优点的地方,我也可以很自然地接受,甚至体会到乐趣。比如听他讲那些懒懒的故事,比如看着他花钱“大手大脚”。也许婚后,我的看法会改变,不过能够如此“盲目”地进入婚姻,也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。如果能这样“盲目”一辈子,又何尝不是好事呢?

当然,我也不是在所有的方面盲目。老公的好处,每每被我敏锐地发现,以至于有一次我问他:“老公,你有没有发现你有个很大的优点呢?”他毫无做作地说:“我也想过。还真没发现我有什么优点。”我说:“你最大的优点就是,没发现自己的任何优点,还活得这么坦然。”这是真话。

许多人有着突出的优点,但生活中常常遇到的,不是才华的展示或个性的张扬,而是那层淡淡的底色。老公的自我接纳和谦虚、大度使得许多棘手的事情变得简单,在两个人或两个家庭关系的处理上均是如此。起初,我很担心家人的一些要求让他不愉快,但老公总是很乐意满足那些要求,我也慢慢地放松下来。偶有争论,我也会因为没有对手而败退,而且我也在迅速地变化,对他格外宽容。也许是投桃报李吧,渐渐地,我发现,他尽管对许多事情不介意,却不是没有主张。尽管不热心于教会活动和教义讨论,但也许因为浸润在教会时间太久了,他对事情的见解常能赢得我的敬重。

这影响了我对一个人的行为和灵性之间关系的看法。易于观察的宗教热情和不易鉴察的成熟信仰之间,并不像树和果子那样容易分辨。我对男性的看法也有了改善。我相信,上帝在创造男人的时候,赋予了他们特别的能力或品质,使得他有承担家庭责任的潜力。姊妹的优点更容易在众人中表现出来,默默无闻的弟兄却可能极为出色。

当然,这不是说弟兄在教会默默无闻是好的,我情愿他更主动、热情一些。于是我会提出一个请求,如果他不愿意,我就试着了解他的想法。有时候,我需要等他说的理由过去了,再提一次;有时候,我会跟他讨论我所理解的圣经的教导,鼓励他按着那些教导去做。他没参加的教会活动,我会事后跟他讲我的收获,并不时采用提问的方式,而他总是很配合地思考我的问题。

看着一个男人这样认真地对待我的提问,真是很感动。也许,我对他的要求太低了,他的一点点主动都会让我非常惊讶和满意。最近的一次,是为婚礼准备的时候,我每天发一两句经文给一些弟兄姊妹,请他们以此为中心为我们的婚姻生活祷告。有一天他突然说:“明天开始我也给你发经文吧。”从第二天一直到现在,他的经文短信都会让我很欣慰。有时候电话里我会问他,今天发的经文是什么,他极为有限的回答总是让我们的对话充满笑声。

总之,到目前为止,我所知道的夫妻相处之道在我们之间很顺利地适用着。跟他的美好相处,让我对自己也更加接纳。难怪有一次袁灵传道说,好像谈恋爱后人都变得自信了。是的,这是一个特殊的实验,在其中,我对人的善意发挥得淋漓尽致,无私到我感到新奇。我的长处得以尽情展现,愤怒不易被激起,极为挑剔的特点在他的身上失灵了,偶尔会遇到的矛盾也有健康的解决机制。在我看来,是他把我变成了这样。极尽想象,我也不能在婚前设计出这样一个丈夫来。

如果说这是运气,晓峰牧师一定说:“那你还是从世俗的角度看问题。”不过我的确想不出什么公式能帮助姊妹找到合适的弟兄。老公的好,大多是我在婚后发现的,我只能把它归为上帝的作为。因为,我只是在第一眼没有看上他的时候没拒绝而已,同样,他也没拒绝我。

顺便说一下,我们认识3个月后办理结婚登记,8个月后才举行婚礼,这大概是不太寻常的。这是我的计划,也为他所接受。因为在我对上帝心意的理解里,我找不到长期恋爱的理由(学业原因可以理解)。决定嫁给他,就像利百加愿意跟老仆人走一样自然;而较迟举行的婚礼,正如利百加所走的那段长长的旅程,如马利亚在那些“已经许配了约瑟,还没有迎娶”的日子。

我需要为婚姻生活做坦然而精心的准备,包括在确定那个人是我丈夫的情况下去认识、理解他,同时为具体的他预备一位合适的妻子,以及进行婚姻辅导、认识我们各自的朋友、筹备婚礼,并初步学习化解矛盾。

筹备婚礼是一个很好的背景,让我能更好地思考上帝对婚姻的旨意。这不是模式,我们只是不受限制地按着自己的意愿决定家庭事务。正如小白牧师在做婚姻辅导时说的,家庭各不相同,就像每个人各不相同一样,很多事情不用看别人怎么做,你们两个人愿意就行。

是的,我们愿意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年7月17日